避免因政治需要而借经贸议题大做文章

2019-07-05 13:46

5.科学制定扩大开放中的“取”与“舍”,依法监督、依法补偿由于扩大开放而受损的部门和产业。

合理的规则是保证各国按游戏规则游戏、按贸易规则贸易的前提。中国与每一个国家或地区组织签订一个协定就意味着在制定新的规则。这一过程也是中国以谈判方式获得制定新贸易规则权力的过程。

大国思维、树立正确义利观是指导我国扩大开放的指导方针。我国仍处于大有作为的发展战略机遇期,这就意味着我国经贸谈判要“立足长远,兼顾当前”,通过一带一路的方式换取我方所需的市场、资源,以及公平、公正的贸易规则。

第二,与新兴国家谈判时,要深挖双方产业优势互补潜力,同时要充分考虑双方在产业上的重合度。

促进我国企业、商会、行会在国际经贸谈判中发挥出积极的中介组织作用。一带一路的实质就是利益置换,商会可发挥平衡不同产业在谈判中的利益关系,可为政府提供贸易公共咨询、国内外市场调研信息、产业谈判相关技术支持等。商会、行会是沟通政府与企业的重要中介,要充分发挥其桥梁作用、纽带作用,商会间的国际合作也可配合政府间经贸问题的磋商与谈判。在规则的制定、标准的修改上,应广泛听取商会、行会的建议和意见。加快转变政府职能,推进简政放权,意味着给商会、行会留出更多的市场空间。应与其建立良好的互动关系,要充分调动其积极性、发挥其主动性。

“一带一路”战略构想是我国根据区域经济一体化和经济全球化的新形势提出的跨区域经济合作的创新模式,也是中国面对经济全球化的应对策略。与其他国家提出的各种类似的丝绸之路计划相比,我国的“一带一路”战略构想符合当今最广大发展中国家、新兴国家与一些发达经济体的实际情况。

对经济外交政策加强信息反馈、验证、评估和法制化监督。充分评估重点行业、重点领域,准确把握扩大开放的“取”与“舍”,同时,要对开放受损产业、行业和利益群体实行合法补偿制度。在避免违反wto规则的前提下以“补偿不补贴”的思路加以处理。

3.陆上口岸和沿海全方位开放,国内各区域要服从中央整体全面规划,分期推动,及时调整和改革,实现对外扩大开放所产生的经济效益和改革效应。

当前,一带一路建设,对外面临交通设施障碍、贸易保护主义、恐怖主义、对“中国威胁论”的顾虑影响着区域贸易合作的四大挑战;对内面临产业竞争力的相对不足、地方以及跨部门合作困难是国内的主要问题。

提升省部合作水平,协同落实政策,促进省际、省部、跨部间合作来降低协调成本。在加快推动构建我国开放型经济新体制的带动下,各省市对继续扩大开放、谋求新时期发展的新机遇有着迫切的愿望和需求。国家陆续提出几大战略构想,如何落地实施需要省际间、省部间、跨部间的密切合作。

一带一路规划在决策层面要有全国一盘棋的整体布局,做好顶层设计,由国家安全委员会、中央财经领导小组、中央经济改革领导小组和中央外办统一协调战略规划,由国务院及各部委局、地方政府等执行部门提出具体实施方案,统筹安排,扎实推行。

第一,与发达国家谈判时,双方应本着互惠互利原则,避免因政治需要而借经贸议题大做文章。

2.争取双边突破,多边开花,周边首要,由近及远,错位竞争,成熟一个,发展一个。

第三,与发展中国家谈判时,应以坦诚、平等、务实为基础,能换位思考理解其利益关切,能特事特办给予其必要支持。

4.促进国内商会、企业、媒体良性互动,形成全方位可持续的国内协作机制。

但参照古丝绸之路兴衰的历史以及全球化进程中各国推动经济一体化努力的经验与教训,未来新丝绸之路经济带在建设过程中,机遇与挑战并存。如果在一些关键的问题上处理不好,有可能难以实现预期效果。